《国歌》里的义勇军:盖世英雄竟曾长期被误为“胡子”!
更新时间:2022-11-06 07:40 发布者:admin

  “还给他们作画?那都是胡子(土匪),不是什么好人!”在2015年锦州举办的义勇军群像版画展览现场,一个看画的老者语气中充满了不屑。

  “一群胡子有啥好展览的,这个叫高鹏振的,当年匪号‘老梯子’,他老家黑山县的,当地上年纪的人都知道。”有围观者过来帮腔。

  “义勇军里确实有人出身绿林,但抗日的时候,他们都是爱国人士,都是有民族气节的英雄!”版画作者吕文生气得脸通红,嘴唇发抖。

  《义勇军进行曲》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由于年代久远,义勇军的人物形象留存下来的越来越少。锦州东北抗日义勇军研究会负责人找到中国版画家协会会员吕文生,请他以版画的形式把这些留下名字、有模糊影像留存、有事迹简介的义勇军人物画下来,为的就是让历史永远记住这些英雄。

  71岁的吕文生花了五年多时间,创作了140多幅抗日义勇军人物的丝网版画和义勇军英魂主题连环画。但版画在展出时,却被一些人讥讽为“给胡子画像”,这让吕文生无法接受。

  东北抗日义勇军是在中国影响下,民间自发组织的抗日武装队伍,在民族大义上,他们都是为国家捐躯的英雄。但遗憾的是在相当长时间内,义勇军的抗战事迹在辽西地区宣传并不多,偏见始终存在。

  石佐卿的孙子石绍先和弟弟,在锦州凌海烈士陵园安葬父母的骨灰上向记者展示烈士证书,摄影/孟嘉多

  1932年锦州沦陷时,锦县普通农民石佐卿32岁,正当盛年。他毅然抛下妻儿离家抗日,同年1月24日夜,在奇袭大凌河火车站的日军战斗中英勇善战立下战功,并带领义勇军多次打击日本侵略者,成为抗日义勇军的团长,后来在大安平战斗中以身殉国。望眼欲穿的妻子新中国成立后只等到了一张烈士证书,跟丈夫合葬在一起的心愿到死也没能实现。石佐卿的抗日英雄事迹被编入锦县县志,但一直到上个世纪九十年代,还有人指着石家的后人说:“这是土匪的后代。”

  《义勇军进行曲》是国歌,英雄们在白山黑水之间抗击日本侵略者的形象在全国人民心目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烙印,可为什么在义勇军发祥地之一的辽宁西部地区,还有些人错误地认为义勇军是胡子出身?

  对此,锦州东北抗日义勇军研究会副会长刘景毅告诉记者,山河破碎之际,辽宁这片土地上抗日队伍风起云涌,士农工商、民团乡勇各行各业都加入抗日队伍中来,也确实有因生活所迫,劫富济贫的绿林人士或主动加入,或被争取过来,这就给当地人留下了义勇军都是胡子出身的深刻印象。在一些老一辈人眼里,看到身边有名的胡子参加义勇军抗日了,就想当然地认为其他义勇军也都是胡子出身,实际上,胡子加入义勇军仅仅是很小的一部分。

  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一些义勇军烈士后裔为先人申请烈士遭遇重重困难,当地有些部门认为义勇军人物背景复杂,很少有官方记载的文字档案,认定争议很大。

  在黑山县,求学于沈阳文登学院的义勇军将领高鹏振最初在自卫团当差,因不堪官绅欺压落草为寇,劫富济贫。“九·一八事变”后的第九天就创建了全国第一支义勇军,多次与日军作战,1932年1月15日,高鹏振率部取得五台子大捷,击毙日军中队长不破直治。日军对高鹏振部义勇军恨之入骨,焚毁了高家的房屋和其他家产。高鹏振父亲高品仲被捕死于狱中。家破人亡的高鹏振曾赋诗咏志:被逼上梁山,转眼十星霜。自易枪帜后,来把义勇当。杀敌五台子,全家遭祸殃。誓为义勇死,救国保家乡。后来战功赫赫的高鹏振被叛徒出卖,以身殉国。新中国成立后,高鹏振的后裔为先人申请烈士称号,几十年间申请了十余次,直到2005年才申请下来。

  抗日义勇军将领马子丹是义县当地大户,散尽亿万家财组织力量抗日战功赫赫,曾率部队两次攻打义县城;捕获日本间谍石本权四郎;亲自逮捕日本汉奸毕占一,1933年4月在前水口子被日军包围,马子丹骑马突围时,不幸中弹落马牺牲,可当年家族认为马子丹是横死的,不准他入祖坟,马子丹的尸骨孤零零在一个农家后院静静地躺了半个多世纪。

  被日本关东军称其为满洲事变以来最大的悲惨事件,是当时锦西县公安局长苑凤台策划指挥的锦西歼灭战。1932年1月3日锦州沦陷,辽宁省警务处处长黄显声同锦西县公安局长苑凤台策划调动县内各乡民团抗日,消灭即将占领县城的日军,以迟滞日军西进的进程,当时为了团结一切可团结力量,吸收部分绿林人士加入义勇军,成为不可忽视的一股抗日力量。1932年1月18日,日伪声称“锦西一带胡匪猖獗,民生疲弊”,被迫放弃县城,锦西县城被义勇军收复,史称“冮家屯大捷”。但解放以后,苑凤台长期下落不明,他的儿子苑少山因其父亲历史问题不清一直饱受压抑。“文革”中,苑少山多次被审查,同事不敢与他接近,他教的学生骂他狗崽子,直到穆景元关于锦西义勇军歼灭日军古贺联队的调研报告见诸于报端,苑凤台抗日的英雄事迹才大白于天下。事后苑少山找到穆景元紧紧拥抱在一起,这位75岁老人声音哽咽:“谢谢你,父亲可以含笑九泉了!”

  苑少山找到穆景元紧紧拥抱在一起,白衣服为穆老,黑衣服为苑凤台的儿子苑少山,摄影/孟嘉多

  原锦州师范学院(现渤海大学)退休副教授穆景元是锦州东北抗日义勇军研究会创始人,1981年他到锦西冮家屯调研当年锦西义勇军歼灭日军古贺联队的课题时同样遭到质疑,有人当面质问他:“我看你是想为土匪翻案!”

  “他们是为国捐躯的抗日英雄!我要为他们正名!”从此以后,穆景元到处奔波收集历史资料,寻找抗日义勇军的后代,寻找义勇军抗战遗址,踏上了为义勇军英雄正名的漫漫长路。

  近年来,在多方努力下,义勇军的英雄事迹逐渐为人所知。2015年,国内多家媒体齐聚辽宁锦州,启动“父辈的战旗”东北抗日义勇军抗战遗迹寻访大型活动;《锦州日报》连载刊登了抗日义勇军的英雄事迹20余万字;抗日义勇军英雄事迹的报告讲座在辽西大讲堂、锦州市民大讲堂和各中小学校讲了20余场……

  2017年烈士纪念日,辽宁网信办发起“英雄不会被遗忘”微话题,寻找抗日义勇军遗迹和抗日义勇军故事在微博平台刊登,网友大量转载,如今阅读量达181万次,两次成为全国微博军事话题第一名。

  东北交通大学义勇军抗战遗址、东北义勇军总司令朱庆澜将军故居的朱将军胡同等大量义勇军抗战遗址陆续确认、修复;由锦州东北抗日义勇军研究会专家张桂芝、刘景毅撰写碑文,10多个新发现的义勇军抗战遗址立碑纪念,本溪、锦州、葫芦岛,一个个公办和民间的抗日义勇军纪念馆先后设立……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义勇军家乡人的认识转变了,抗日义勇军的后裔也得到了应有的尊敬。

  义勇军将领马子丹的坟墓终于迁到义县烈士陵园,义县各界为马子丹烈士墓举行揭碑仪式;高鹏振这位出身于绿林的抗日英雄烈士的身份也得到国家认可,2015年8月24日,高鹏振入选民政部公布的第二批在抗日战争中顽强奋战、为国捐躯的600名著名抗日英烈名录,国家民政部的中华英烈网和中国军网详细刊登了高鹏振的事迹。当高鹏振的后人拿到了烈士证书时,不禁感慨万千。

  2015年9月,凌海当地民政部门和自发赶来的群众参加抗日义勇军团长石佐卿烈士的并骨仪式,阔别家乡80多年的英雄忠骨终于回归故里,与妻子的骨灰合葬在凌海烈士陵园。“大丈夫为民族死得其所,为祖国献头颅,血雨都成追悼之泪。”80年前义勇军战士祭奠团长的祭文读起来仍让人心中壮怀激烈。

  在今年6月19日东北抗日义勇军研讨会上,苑凤台的后人苑少山与义勇军研究会的专家们一一握手:“家乡人认可我们了!”

  习说,中华民族是崇尚英雄、成就英雄、英雄辈出的民族,和平年代同样需要英雄情怀。

  英雄不会被遗忘!让我们再次重温义勇军当年的誓词:起来!起来!不愿做亡国奴的人们!民族已危亡,山河已破碎!留着我们的头颅有何用?拿起刀枪,携手并肩,冒着敌人的枪林弹雨向前冲!用我们的身躯筑起长城。前进!前进!前进!

  如何切实落实从严治团要求,快来观看网上主题团课第八期,与伙伴们一起交流分享,青年大学习,我们一直在路上!

  全球金融机构汇聚陆家嘴;自贸区一大批制度创新的“试验成果”推广到全国……这些都佐证着——开放是浦东的基因。

  他们带着执着与梦想,见证了浦东的腾飞,陪伴了浦东的成长,让我们一起走进展厅,走近“新浦东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