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复活?马扎尔人入侵
更新时间:2022-11-02 02:37 发布者:admin

  马扎尔人是一支游牧民族,其来源并不是很清楚,早先游牧于今乌拉尔山一带。公元8世纪开始,由于气候的变化导致生存条件的恶化,及南俄草原其他游牧部族的生存空间挤压,马扎尔人被迫离开世世代代居住的乌拉尔山,举族向西南方向移动。他们来到了乌拉尔河与顿河间的大草原繁衍生息,后来,9世纪末,马扎尔人又因为受到来自中亚的佩切涅格人(突厥人的近亲)的进攻,在首领阿尔帕德率领下,共10个部落被迫进入欧洲腹地。潘诺尼亚地区。

  896年,当时的马扎尔人领袖阿尔帕德领导部族从南俄草原迁徙至潘诺尼亚,驻扎于多瑙河中游蒂萨河流域一带。从阿尔帕德统治时期开始,马扎尔人对欧洲发动一系列毁灭性的侵袭。898年(或899年)马扎尔人入侵并洗劫了伦巴第(意大利);900年再度向意大利发动袭击。此后又先后劫掠巴伐利亚(900年),克恩滕(901年),大摩拉维亚(902年),意大利(904年)及萨克森(906年)。906年,阿尔帕德征服了斯拉夫人在东欧建立的大摩拉维亚国。(大致位于今波兰 捷克一带)。同年 ,阿尔帕德去世, 子索尔坦继位,无力领导各部,马扎尔人各部开始各自为政,互相攻打。

  与其他的游牧民族类似,马扎儿人也是典型的游牧战术,打了就跑,来去如风,不擅长攻城。所到之处,杀光,抢光,然后放火烧成白地,马扎尔人往往实施深远而快速的机动,不与敌军主力过多纠缠。在战术上,马扎尔骑兵以弓骑兵和轻骑兵为主,除少数精锐外,几乎不穿盔甲。在防御时,马扎尔人会用游牧民族惯用的大车,组成车营。值得一提的是,马扎尔人在入侵前还会派遣大量间谍刺探情报。可以说,马扎尔人的入侵对东欧及中欧广大地区造成严重破坏。进入10世纪,马扎尔人的气焰更加嚣张。924年,大掠巴伐利亚,阿尔萨斯,洛林地区。926年,甚至进入意大利和普罗旺斯地区。

  此时的东法兰克王国一片混乱,也为马扎尔人的入侵大开方便之门。899年,上一讲讲过的东法兰克的阿努尔夫去世后,他年仅6岁的儿子路易继位,这就是著名的童子路易(899-911)在位。童子路易还是个孩子,什么都不懂,面对马扎儿人的入侵,自然无计可施。马扎尔人洗劫德意志各地,910年,路易亲自率军征讨马扎尔人,反而在奥格斯堡附近被马扎尔人打的大败。次年就病死了,年仅18岁,无子。加洛林王朝在东法兰克至此绝嗣。贵族拥立加洛林家族的远亲,法兰克尼亚公爵康拉德一世为王(911-918在位)。

  由于童子路易无力管控局面,德意志境内诸侯的势力开始逐渐强大起来。9世纪末期-10世纪,逐渐形成几个强大的诸侯国,例如萨克森,法兰克尼亚,巴伐利亚,施瓦本,洛林等公国。前四个号称“四大公国”。基本与国王平起平坐,根本不把国王放在眼里,其中,以萨克森公国实力最强大,气焰最为嚣张。

  康拉德一世软弱无能,无力控制这些诸侯,当时的萨克森公爵是捕鸟者亨利(912-936在位)。传其得知当选公爵时正在捕鸟,故得外号捕鸟者。同为四大公爵,亨利根本不卖康拉德的账。在康拉德一世做东法兰克国王时经常发动叛乱。多次打败康拉德。许多诸侯也站在捕鸟者亨利这边,亨利俨然成了德意志事实的领袖。康拉德一世无子,便与亨利妥协,死后将位置让给亨利。918年,康拉德去世,亨利成为东法兰克国王。(919-936在位)

  面对马扎尔人的入侵,捕鸟者亨利也采取了种种办法应对,取得了一定成效。面对马扎尔人的入侵,924年,他承诺每年缴纳一定数量的贡金,作为所谓“马扎尔税”,以此获得喘息之机。捕鸟者亨利仿照西法兰克修筑了大量要塞。加速了德意志地区城堡化的进程。同时,加紧训练骑兵。甚至要求封臣都必须骑马作战,在他的领导下,一支战斗力强的骑兵部队组建了起来。亨利还赦免许多土匪和罪犯,让他们到边境城堡去戍边,组建所谓“土匪军团”。亨利一世也是最早侵袭斯拉夫人的日耳曼君主。他于928年渡过易北河,攻占了斯拉夫人的要塞勃兰尼贝尔。此地后来发展为著名的勃兰登堡。在他的一系列改革下,局势明显好转。马扎尔人几次入侵,都没抢到什么东西,反被当地军民击退,亨利威望大增。

  933年,马扎尔人入侵图林根地区。亨利召集德意志诸侯联军前往迎击,双方于里阿德(今梅泽堡)附近遭遇。即里阿德会战(也称梅泽堡会战)。在会战中,亨利用图林根的征召兵充当炮灰诱敌。精锐布置于后,马扎尔人果然中计,蜂拥而出。击溃炮灰部队,但也筋疲力尽。此时,阵后的亨利骑兵突然发起冲锋,马扎尔人猝不及防,大败,许多人掉入河中淹死。德意志军队斩首数千人。马扎尔主力逃散。此战打破了马扎尔人不可战胜的神话。极大地鼓舞了德意志军民抵抗马扎尔人的信心。马扎尔人此后数十年不敢犯边。三年后,亨利去世,子奥托继位,这就是著名的奥托大帝。

  在奥托在位前期,由于元气大伤,马扎尔人不敢大举入寇,只有小股部队时不时前来劫掠,所获不多。954年,抢不到什么东西的马扎尔人孤注一掷。纠合部众,准备发起最后一搏。次年,围攻重镇奥格斯堡(此地今天还在),奥托一世召集诸侯,亲率主力迎击。8月10日,两军于城外的莱希非尔德平原决战。

  两军布阵如图所示,奥托的部队中,皇室直属部队只占了小部分,大部分军队来自下面的封臣,包括3支巴伐利亚骑兵队,2支施瓦本骑兵队,1支法兰克尼亚骑兵队和1支波西米亚斯拉夫辅助军。奥托将士瓦本军团部署在左翼,较为精锐的巴伐利亚军团和法兰克尼亚军团部署在右翼,自己坐镇中军,波西米亚斯拉夫人被安排在最后看守军营,他们连预备队都不是,可见奥托对这些斯拉夫人完全不信任。

  从阵型上可以看出,奥托的排阵采取了强右翼弱左翼的阵型,原因在于可以降低伤亡率。因为右翼的骑兵们左手持盾,可以在行进过程中举起盾牌抵挡对面马扎尔人的箭矢减少伤亡率,而左翼的骑兵也是左手持盾,他们更容易被右边射来的箭矢击中,相比起右翼骑兵更加脆弱,为了保存实力,奥托自然要把精锐部队多多布置在右翼方向。

  双方开战,马扎尔人主以一支分队在右翼佯攻,主力则部署在左翼,绕过德意志军队的右翼击垮了看守营地的波希米亚人,直接抄掠了他们背后的大营,马扎尔人原本意图通过袭营的方式分散日耳曼人的注意力,打击其士气,但是劫掠成性的马扎尔人随后开始大肆掳掠营地内的财产,完全不顾紧张的战局和稍纵即逝的战机,白白浪费了这一阶段的战果。

  德意志军队形势危急,此时,奥托令洛林公爵康拉德率军援助左翼,自己亲率主力拖住马扎尔人主力。洛林骑兵发起冲锋,马扎尔人主要装备弓箭和马刀,在近战中显然不是手持骑矛的重装骑兵的对手,被洛林骑兵冲的七零八落,大败。

  奥托在得知左翼得救后下令所有骑兵一起向敌军发起冲锋,而在原地等待负责包抄的友军的马扎尔人惊愕不已,不得不正面迎战,但来不及做出反击就被击溃了。德意志骑兵一波冲锋,马扎尔人抵挡不住,大败。德意志军队追击,许多人被赶入列希河淹死,马扎尔首领布尔楚被活捉。奥托下令将俘虏全部处死。德意志军队获胜。然而,在追击中,倒霉的康拉德公爵解开头盔透气,却被马扎尔人的回马箭一箭正中脑门,倒下马来,死于非命。可以说是倒霉透顶。

  战后,马扎尔人元气大伤,再也无力也不敢发动入侵,逐渐定居于潘诺尼亚地区。阿尔帕德的曾孙盖佐担任首领期间,致力于改善与欧洲各国的关系,马扎尔人开始转变为“良民”。997年,盖佐去世,子伊什特万(基督教名史蒂芬)继位,统一马扎尔各部,并皈依基督教,1000年,建立匈牙利王国。(匈牙利意即匈人的土地,因此地曾是匈人的大本营而得名)阿尔帕德王朝统治匈牙利直至1301年绝嗣。

  奥托在位期间,大力加强中央集权,打压尾大不掉的贵族诸侯。939年,法兰克尼亚公爵和洛林公爵联手发动反国王的战争,奥托在士瓦本公爵的支持下打败了他们。奥托将法兰克领地和洛林领地的大部分置于自己的直接控制之下,任命他的女婿为洛林公爵。士瓦本公爵去世后又任命他自己的儿子鲁道夫既位士瓦本公爵。这样,奥托即位没几年,便控制了德意志的大部分:萨克森和法兰克尼亚归国王自己统治,巴伐利亚、士瓦本、洛林分别归国王的弟弟、儿子、女婿统治。

  953年,奥托的儿子和女婿因意大利的权利分配问题对奥托不满,与美因茨大主教联手起来反对国王。奥托利用德意志贵族对马扎尔人入侵的恐惧,使他们联合在自己的旗下,很快就打败了叛乱者,954 年召开帝国会议重新分配土地,将各公国都置于自己信得过的人的控制之下,从此,奥托的威权在德意志境内再也没有受到过挑战。

  961 年为摆脱意大利城市贵族的控制,罗马教皇约翰十二世向奥托求援,奥托率军越过阿尔卑斯山,很快敉平了罗马的叛乱,扶正了教皇的位子。

  962年 2 月 2 日,教皇约翰十二世在罗马圣彼得大教堂为奥托加冕,奥托从此成为“罗马人的皇帝”。在加冕为帝的11天后废除了教皇约翰十二世改立立奥八世为教皇,并与教皇签订《奥托特权协定》确定了教皇绝对效忠皇帝教皇,教会继承人选由皇帝决定(后世该协定内容逐渐无效)君权和神权紧密靠拢其中,皇帝的权利极高于神权,这协定也开创了由君主确立教皇继承人选的先例。一般认为,这一年即标志着所谓“神圣罗马帝国”(962-1806)的建立。(虽然 正式使用“神圣罗马帝国”这一称号要到红胡子腓特烈的时代)

  为维持他对教皇的控制,他又两度进军罗马。这就是著名的“奥托三征意大利”奥托还进军意大利南部,挑战意大利南部的罗马军队,虽然没有成功,但获得了罗马帝国对他的地位的承认。972年,时任罗马皇帝约翰一世(969-976在位)打发使者,承认奥托一世的皇帝之位(但是,约翰一世只承认他是皇帝,没承认他是罗马皇帝,因此奥托一世的“罗马皇帝”还是自娱自乐),并将表妹塞奥法诺嫁给奥托一世的儿子奥托二世。双方联姻。973年,奥托一世去世,子奥托二世继位。萨克森家族统治德意志直至1024年绝嗣。贵族推举洛林公爵康拉德(就是那个被马扎尔人一箭射死的)的曾孙,奥托一世的玄外孙,出身法兰尼克尼亚家族的康拉德二世(1024-1039在位)继位,即法兰克尼亚王朝(1024-1125)

  玛蒂尔达是奥托一世的母亲,捕鸟者亨利的妻子。出身贵族 容貎美艳,才德双全,十四岁时,嫁给萨克森亨利公爵,婚姻生活很美满。九一九年,康拉德一世驾崩,因无子嗣,就由亨利公爵继任王位。

  她当了皇后依然谦逊,热心敬主,生活完全与修女相同,待人温厚,任何人有急难,向她求助,无不有求必应。她的丈夫也是一位贤君,对她的慷慨施舍,绝不干涉。因此 玛蒂尔达在德意志地区名声很好,是著名的贤后 她的许多故事直至今日仍然广泛流传。九六八年,玛蒂达身患重病,自知死期已至,将家内一切器物都捐献给教会,充作善举。最后,卧室内只剩一块麻布。她去世后 举国哀悼百姓如丧考妣 ,哭声震天。被教会追封为“圣人”。

  《西洋古代军事战略》系列讲座芝兰学社QQ群连载中 欢迎加入 群号 649461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