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沃汽车转世的3000天
更新时间:2022-11-25 09:15 发布者:admin

  其实,宝沃汽车一度已无限逼近成功了。奈何,生不逢时,天时、地利、人和均不占优。最终只能走上破产清算的绝路。

  作为一个已僵死半个世纪的品牌,宝沃的转世或许本身就是一个错误。从德国到中国,从福田到神州,宝沃起死回生的3000天里,将各方拖入了无尽的资金黑洞。

  百年之前,宝沃汽车的确辉煌过,即便是在拥有BBA的德国汽车工业界,它也有属于自己的一席之地。

  1919年,德国工程师卡尔·宝沃,在不莱梅创立宝沃。历经几十年发展,公司不仅生产轿车、跑车,甚至还有船艇、直升机。

  但是,宝沃没能像自己的德国老乡Mercedes-Benz、BMW和Audi一样,成为百年汽车品牌。随着“二战”后德国经济的衰退,1961年,宝沃宣告破产。

  此后数十年间,全球汽车工业飞速发展,中国一跃成为全球最大的汽车市场,各大汽车品牌争相角逐。

  1996年,王金玉整合国内百家企业,组成了垮区域、跨行业、跨所有制的汽车企业——福田汽车。在他执掌福田汽车的20年间,公司专注于商用车,稳坐国内行业头把交椅。

  不过,在王金玉心中,一直有个乘用车梦。希望搭乘中国汽车工业发展的快车,将乘用车打造成福田新的增长极。

  在中国汽车市场的增量时代,无论是合资车企、还是自主品牌汽车企业,都能获得丰厚的利润。作为国内汽车行业的老人,王金玉自然不想让福田汽车错过这一波红利。

  早在2003年,公司就大量引入乘用车人才,并专门成立内部项目组。但在实施路径上,内部曾多次摇摆。是从逆向开发模仿开始,还是走完全自主研发的路子?

  2014年,答案揭晓。福田汽车耗资500万欧元,从BorgwardAG手中,买来了“宝沃”品牌,并将其带来中国。

  对于这个“养子”,福田汽车对其倾尽心血,要钱给钱、要人给人,并在第一时间,为其在北京建成了一座年产18万辆汽车的现代工厂。

  2016年,宝沃首款SUV车型BX7推向市场,公司极力宣扬其德国品牌和血统,甚至将其余奔驰、宝马、奥迪并称为“BBBA”。

  这一年,BX7连续多月销量维持在5000辆左右,全年销量达到3万辆。这对于一个新品牌来说,的确表现不俗。

  德国工业向来以严谨著称,也是“品质”的代名词。但是,不少BX7用户,在使用了一段时间后,发现该车存在发动机噪音大、油耗高、异响抖动等问题,品控不佳且售后缺失。

  随着时间的推移,市场也逐渐认识到,“宝沃”除了品牌这两个字来自德国,产品的其他方面,几乎与德国毫无关系。

  品牌力和产品力双双缺失,加之口碑的急剧下滑,宝沃的市场前景遭到严峻挑战。

  2017年,BX7的月销量跌至2000辆左右,全年总销量不足3万辆。随后上市的BX5,没能重现大哥的辉煌,年销量未能突破2万辆。

  汽车从来都是一个烧钱的行业,特别是前期,对企业的财力,是巨大的考验。宝沃汽车也不例外。

  仅2017年和2018年,宝沃汽车就分别亏损2.75亿元和25.45亿元。为维持宝沃汽车的正常经营,2018年6月,福田汽车在对其增资44.1亿元。

  短短4年间,福田汽车对宝沃的投资过百亿,带来了数十亿元投资损失,已严重拖累自身业绩。这对盈利能力本就不强的福田汽车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

  2018年,受宝沃汽车巨亏影响,福田汽车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3293.73%,亏损35.75亿元。

  在宝沃汽车的生死存亡之际,福田汽车的灵魂人物王金玉,因病辞去公司董事和总经理职务。宝沃汽车将被易手的消息甚嚣尘上。

  2018年11月,传言变成现实,福田汽车挂牌出让所持宝沃汽车67%股权。1个月后,长盛兴业以39.73亿元摘得这部分股权,成为宝沃汽车的新老板。

  长盛兴业在资本市场名不见经传,可种种信息表明,其幕后的真正老板,是陆正耀和他的神州系。

  福建人陆正耀是个爱车之人,旗下租车、专车等业务,也都是与汽车相关的服务行业。他借宝沃涉足汽车产业链上游的逻辑也很简单:神州租车本身就是全国最大的汽车单一采购商,与其把这个订单交给别的车企,还不如自己来做;公司搭建的买买车以及汽车金融平台,也需要整车的加入,完成“人·车生态”闭环。

  按照协议约定,神州不仅要在一年内,分两次支付39.73亿元股权转让款,还需对宝沃汽车3年内偿还福田汽车超过40亿元股东借款提供担保。

  揽入宝沃汽车后,陆正耀在营销推广上不遗余力。与瑞幸咖啡跨界合作,喝咖啡抽宝沃使用权;与神州租车合作,免费开一天宝沃等。

  在神州系的助力之下,2019年,宝沃汽车卖出4.5万辆,比上一年多卖了1.2万辆。

  天有不测风云。2020年,瑞幸咖啡深陷财务造假旋涡,整个神州系几乎瞬间崩塌。宝沃汽车再次成为压在福田汽车身上沉重的包袱。

  本应在一年内回收的股权转让款,有14.8亿元神州始终没有支付。福田汽车对宝沃的46.7亿元股东借款,更是回收无望,公司只得接受以资抵债。

  受应收账款计提以及宝沃汽车资产减值等因素影响,福田汽车2021年录得巨亏50.61亿元。

  今年4月,福田汽车公告,宝沃汽车因财务枯竭,无力清偿到期债务,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向法院申请破产清算,已被受理。

  11月21日,有投资者向福田汽车追问宝沃破产进展,公司回答:正在履行破产清算程序。